<span id="9hzbx"></span>
<span id="9hzbx"><video id="9hzbx"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9hzbx"></th>
<span id="9hzbx"></span>
<th id="9hzbx"></th>
<span id="9hzbx"><video id="9hzbx"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9hzbx"></strike>
<span id="9hzbx"></span>
<strike id="9hzbx"><dl id="9hzbx"><ruby id="9hzbx"></ruby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9hzbx"></span><span id="9hzbx"><video id="9hzbx"></video></span><span id="9hzbx"></span>
管理專欄

國學如何與管理聯姻?

時間:2010-11-27 17:05:10  ;作者:拓展訓練  來源:拓展公司  查看:6363  評論:0
內容摘要:昨天還在向彼得·德魯克(PETERDRUCKER)以及約翰·科特(JOHNKOTTER)這樣的西方管理大師求取真經,今天,《論語》、《道德經》、《孫子兵法》等國學經典已經擺在了很多企業家的案頭。形形色色的總裁國學班更是身價不菲,學費動輒以萬計。從歷史的煙塵中走來的國學,似乎突然又煥發了青春的活力。
昨天還在向彼得·德魯克(PETERDRUCKER)以及約翰·科特(JOHNKOTTER)這樣的西方管理大師求取真經,今天,《論語》、《道德經》、《孫子兵法》等國學經典已經擺在了很多企業家的案頭。形形色色的總裁國學班更是身價不菲,學費動輒以萬計。從歷史的煙塵中走來的國學,似乎突然又煥發了青春的活力。
  
  國學雖然依托中國千年歷史而生,但最早被用于企業管理,卻是在國土之外。有人曾對日本的發展進行過研究,并認為其管理現代化成功的秘訣就在于在對東方文化的應用。這種東方文化來源于中國的儒家思想。
  
  被譽為“經營之神”的著名日本企業家松下幸之助,其管理哲學就來源于中國的《易經》。他把“生生之謂易”的哲理運用到企業的經營管理上,取得了極大的成功,使得松下電器在世界最大工業公司中排名迅速上升。同在儒家文化圈的亞洲“四小龍”也深受中國國學的影響和熏陶。
  
  當前在中國,推崇國學的企業家也不在少數:張瑞敏曾稱自己有三位老師―老子、孫子以及孔子;皇明集團的掌舵者黃鳴在網上開了3個博客和2個專欄,在全國各地的媒體面前亮相,四處宣講傳播孔子和《論語》;匯通匯利董事長胡小林在企業中落實推廣《弟子規》,按照《弟子規》來管理經營企業;方太廚具的創始人之一茅忠群對各派思想兼收并蓄,并將其形成一系列制度……
  
  國內企業界的“國學熱”像是擦亮了一顆蒙塵多年的明珠,但是如何借助這顆明珠的光亮為企業管理錦上添花,如何避免認識以及應用上的誤區,則是值得深思的問題。
  
  國學熱的現實基礎
  
  企業界“國學熱”的興起并非偶然。雖然自改革開放以來,西學東進,國人得以與西方管理方式親密接觸,但中國企業成長的環境與階段自有其特殊性。在《世界經理人》最近進行的相關調查中,超過60%的人認為國學熱興起的具體原因在于:
  
  第一,在浮躁的商業環境中,企業家感到迷茫和彷徨,希望找到精神上的皈依。
  
  企業家追捧國學,除去跟風因素外,有也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他們的現實處境:企業做到一定程度后的無力感、財富觀的困惑、人生道路的迷茫。在掘得第一桶金之后,他們所承載的財富和資源開始變成一種壓力,迫切需要尋找精神的慰藉與出口。
  
  第二,企業界希望以國學智慧來彌補西式管理的弊端。
  
  西方管理方式重視制度,比較理性,而中國的企業看重人情。經過近三十年向西方管理模式的學習,中國企業界開始意識到管理制度的建立并不困難,中國企業目前存在的問題是人心浮躁,員工對企業的歸宿感缺失,幸福指數不高。這一點從富士康今年發生的連續跳樓事件可見端倪。因此企業界逐漸意識到不能照搬西方管理方式,而需要根據中國企業的特點對其進行微調,使管理更具藝術性。
  
  在現實中,企業家們也多是處處碰壁,于是轉而向國學求解。皇明集團在2000年到2003年這段時間內,曾出現較大波折。企業在經歷了十幾倍的飛行式增長之后,回落到了百分之十幾的增幅。2003年則最為混亂,企業文化認同度差,企業戰略也越來越不被認可。當時產品可以很差、很爛,做事可以沒有底線,與皇明太陽能所堅持的企業文化戰略反差很大,撕裂很多人的心。
  
  周邊有太多讓人“往下滑”的力量,讓黃鳴意識到:一些看起來很先進的西方管理理念,在企業里卻無法貫徹。科學管物,管理管人。西方先進的科學成果,是可以暢通無阻嫁接的,但是管理看起來不可能。于是他開始另辟蹊徑,在管理理念中嵌入中國傳統文化,其中尤以《論語》最為突出。慢慢地他發現很多平時強調的東西,都可以從《論語》里找到依據。在經過調整之后,企業戰略認同度大大提升,皇明也開始重回快速增長的軌道。
  
  在海爾最困難的時候,張瑞敏總是去翻三本書:《孫子兵法》、《論語》和《道德經》。《孫子兵法》中對他啟發最大的是一句算不上經典名句的話―“激水之疾,至于漂石者,勢也”,他從這句話得到靈感,開始考慮如何調整海爾:把產品、市場、技術更新換代與《孫子兵法》的這句話相對照,水是產品,石頭是市場,快速流動是技術的更新換代。也就是說,要讓產品占領市場,讓廣大消費者接受。因此一直以來,海爾必須把技術的更新換代作為生存發展最重要的原則。
  
  張瑞敏曾如此闡釋海爾的成功:“日本式管理(團隊意識和吃苦精神)+美國式管理(個性舒展和創新競爭)+中國傳動文化中的管理精髓=海爾管理模式。歸根到底,我們要造中國自己的名牌。”
  
  不能以國學否認制度
  
  國學中的智慧對企業管理功莫大焉,但它畢竟不是包治百病的靈丹妙藥。曾因出版《中國式管理》一書而蜚聲內地港臺的曾仕強,雖然對中國式管理極為推崇,但也承認中國式管理不過是中國式管理哲學,并沒有發展出一套不同于西方現代化管理的管理科學。
  
  香港大學SPACE學院副院長暨中國商業學院總監劉寧榮則認為,不管是中國的管理還是中國的文化,都有自己有特色的地方,沒有必要去照搬美國的管理模式。但他認為不能因為這個不同,就對西方管理方式加以否定,在本質上,中式管理和西式管理其實是相通的。所謂的國學管理,其實是根據中國企業的特點,對西方那一套管理方法的補充。西方管理方法制度嚴密,負責的是科學的那一部分,而中國國學講究人情,則負擔著管理中藝術的那一部分,即如何讓管理更順暢地進行,更適合中國人的心理特點。在《世界經理人》所進行的調查中,有80.6%的被調查者認為,在企業管理上,國學與西學應該兼收并蓄。另有30.2%的被調查者認為國學管理只適合務虛,務實層面還是要靠西方管理。


評論者:      驗證碼:  點擊獲取驗證碼
ba彩票平台正规吗
<span id="9hzbx"></span>
<span id="9hzbx"><video id="9hzbx"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9hzbx"></th>
<span id="9hzbx"></span>
<th id="9hzbx"></th>
<span id="9hzbx"><video id="9hzbx"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9hzbx"></strike>
<span id="9hzbx"></span>
<strike id="9hzbx"><dl id="9hzbx"><ruby id="9hzbx"></ruby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9hzbx"></span><span id="9hzbx"><video id="9hzbx"></video></span><span id="9hzbx"></span>
<span id="9hzbx"></span>
<span id="9hzbx"><video id="9hzbx"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9hzbx"></th>
<span id="9hzbx"></span>
<th id="9hzbx"></th>
<span id="9hzbx"><video id="9hzbx"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9hzbx"></strike>
<span id="9hzbx"></span>
<strike id="9hzbx"><dl id="9hzbx"><ruby id="9hzbx"></ruby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9hzbx"></span><span id="9hzbx"><video id="9hzbx"></video></span><span id="9hzbx"></span>